火神山摆渡人:能快一分钟治好武汉 我都高兴
本文摘要:新京報快訊(記者 戴軒)1月31日早上,武漢火神山醫院工地外,龐益兵正開著電動車,來回運載工地工人。龐益兵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目睹瞭疫情從沉默到爆發,希望為“生病的”傢鄉做點什麼,

新京報快訊(記者 戴軒)1月31日早上,武漢火神山醫院工地外,龐益兵正開著電動車,來回運載工地工人。龐益兵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目睹瞭疫情從沉默到爆發,希望為“生病的”傢鄉做點什麼,於是成為瞭一個擺渡志願者。看著火神山醫院一天天“長大”,龐益兵心情復雜,“這是醫院,我不情願要它,但是這個特殊時期,我巴不得它快點建成,最好能現在就能開放救人。”

武漢火神山醫院工地外,龐益兵開著電動車,來回運載工地工人。攝影/新京報記者 許星星武漢火神山醫院工地外,龐益兵開著電動車,來回運載工地工人。攝影/新京報記者 許星星

對話者:龐益兵,40歲,武漢本地人

新京報:什麼時候開始擺渡的?

龐益兵:29號左右吧。那天拉著菜去小區裡處理,經過火神山工地,看到裡面的場景,太忙瞭,震撼到瞭,想著能幫什麼忙?工人們都在走路,我說能不能送一下,讓他們節省體力,加快施工的進度。

新京報:為什麼想到要送他們?

龐益兵:工地旁邊是一條直路,叫知音大道。南邊有交通管制,工人師傅的車要停到兩三公裡以外,然後步行到工地。他們上晚班已經很累瞭,再走這麼遠,誰受得瞭?現場條件有限,擺渡車要等人坐滿才能開,我的小三輪靈活,招呼一聲、搭一下,幫忙運個工具,挺好。

新京報:一天能送多少人?

龐益兵:那數不清瞭。今天早上8點出,現在(晚上7點)剛歇下,天黑瞭、看不見瞭,就不幹瞭。哪個時間段人都一樣多,太忙瞭,現在真的是時間就是生命。

火神山醫院工地的工人們正搭乘著龐益兵駕駛的電動三輪車。攝影/新京報記者 許星星火神山醫院工地的工人們正搭乘著龐益兵駕駛的電動三輪車。攝影/新京報記者 許星星

新京報:你和工人有交流嗎?

龐益兵:顧不上說什麼話。我開到他們身邊瞭,就說一聲“坐車嗎?免費的”,他們上來瞭,我就全神貫註地開,不敢分心。這裡平時有送貨的車輛,人也多,我心急,但不能急速度,警察也經常提醒註意安全。

新京報:一日三餐怎麼解決?

龐益兵:我就是武漢蔡甸人,傢裡離這裡四公裡,早晚飯在傢吃,中午附近給我準備一份師傅餐,不是不能回傢吃,是回一趟耽誤時間,又要少拉幾個工人。

新京報:傢裡人知道嗎?

龐益兵:知道的。第一天出來,晚上九點才回去,老婆打電話沒接上,她以為我出事瞭,挺著急。後來聽說在火神山幫忙,老婆孩子都支持。早上出門,先給我把手套、口罩準備好,晚上回傢瞭,給我消消毒。

新京報:什麼時候知道火神山的?

龐益兵:疫情的新聞我們每天手機上都有推送,然後就知道新醫院選址在火神山,當時就想能出一份力該多好,正好那一天碰到瞭。但是希望大傢看到信息別來,因為這裡已經(建)差不多瞭,來瞭增加感染的風險。

龐益兵自願成為火神山的擺渡人。攝影/新京報記者 許星星龐益兵自願成為火神山的擺渡人。攝影/新京報記者 許星星

新京報:這幾天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

龐益兵:火神山一天一個樣。剛開始下雨,到處都是泥濘的,光禿禿的,鋪著泥土和碎石。現在房子已經建到兩層瞭,剛剛看,兩層已經差不多建好瞭,今天開始安裝空調。怎麼說呢,就像看著小孩長大一樣。

新京報:是什麼感覺?

龐益兵:挺復雜的。這是醫院,我不情願要它,但是這個特殊時期,又巴不得它一下就“長大”、現在就建好,那能挽救很多生命。不希望有這個,但是沒辦法。我所做的每一件事,能加快一分鐘(建成醫院),我也感到高興。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