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疾控回应:“人传人”早有推论,保守下结论有原因
本文摘要:對疾病的認識有個過程,它不會一開始就展露全貌,公佈信息要謹慎。 新京報訊(記者 許雯)昨日,中國疾控中心等十餘傢機構發表於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的一篇論文披露,12月中旬新型冠狀病毒已經

對疾病的認識有個過程,它不會一開始就展露全貌,公佈信息要謹慎。

新京報訊(記者 許雯)昨日,中國疾控中心等十餘傢機構發表於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的一篇論文披露,12月中旬新型冠狀病毒已經出現“人傳人”,有網友據此質疑,中國疾控中心在疫情早期隱瞞瞭這些信息,導致公眾誤判。

1月31日,該論文通訊作者之一、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上述推論是1月23日獲得病例數據後做出的,沒有隱瞞。

中國疾控中心到底何時發現病毒有“人傳人”跡象?馮子健回應說,早期已經有“人傳人”的看法,但受當時條件限制,謹慎作出“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等結論。

“結論是保守的,當然也是謹慎的”

新京報:論文中提到12月中旬新型冠狀病毒已經出現“密切接觸者間的人際傳播”,這個推論是什麼時候作出的?

馮子健:1月23日拿到數據,看到有一些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的病例,作出的這個推論。

新京報:什麼時候意識到病毒可能“人傳人”?

馮子健:其實“人傳人”的推論,我們比較早就已經有這樣的看法。但這個過程需要調查核實,包括詳細詢問、核實每個患者的暴露史。

我們最初獲得的27個病例,其中26個病例都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隻有1個沒有,所以當時作出患者“因華南海鮮市場暴露感染”的推測是占上風的。

另外,新型冠狀病毒的檢測方法在1月11日之後才逐漸使用。在這之前,無法對病例分類,因為這個季節流感、腺病毒感染也很多。

如果一開始不把暴露史作為優先標準,就會造成很多misclassification,也就是流行病學中說的“錯分”。

所以,我們第一時間並不是確認暴露來源,而是要確定這是不是一個獨立的、新的疾病,還是其他疾病在這個季節、在某個醫院突然出現的聚集性升高。在最開始的幾天,這是最首要的任務。我們要盡量找到“一致”,比如有共同暴露、臨床特征比較一致。

當我們確認這是一個獨立的、新的疾病之後,還需要擴展檢測,搜索是不是還有肺炎特征比較相似但可能無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即最開始判斷的暴露因素之外的病例,是一個逐漸擴展的過程。

這個過程中面臨的困難是沒有診斷試劑,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病,所以下結論就比較謹慎。當有瞭檢測試劑之後,早期跡象也表明,剛開始用時,試劑對上呼吸道、下呼吸道標本陽性檢出率比較低,我們不敢輕易排除掉。受這種早期的限制,我們下結論就非常謹慎。

但是,我們從最早開始,就把它當作有高度傳染性的疾病來對待,第一時間采取瞭密切接觸者管理等措施。

對疾病的認識有個過程,它不會一開始就把全貌展露出來。公佈信息總是要謹慎的,所以從開始的“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到“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這都和病例診斷、實驗室檢測結果逐步用於病人的甄別有關,需要一個過程。

新京報:現在看起來,當初做出的“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的判斷是不是有些保守?

馮子健:是保守的,當然也是謹慎的,隻能看到什麼說什麼,我們一直都很謹慎地觀察。

“沒有隱瞞數據”

新京報:醫務人員感染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馮子健:大概1月19日、20日,鐘南山院士到前線後,當地、國傢級專傢把結果告訴瞭他,他20號晚上回到北京之後,接受媒體采訪披露有醫務人員感染,接著武漢市衛健委作瞭披露,是這樣的過程。

新京報:武漢協和醫院首批感染的一名醫生1月16日已經入院治療。1月16日中國疾控中心沒有接到醫務人員疑似感染的消息嗎?

馮子健:這個我不是特別清楚。數據上報的層級很多,包括國傢級、省級、市級、區級,從區一級承擔疫情調查任務的部門開始,數據上報有個過程。這個過程我沒有詳細瞭解。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