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病房中的95后:没想到24岁就穿上纸尿裤
本文摘要:新京報訊(記者 戴軒)1月30日凌晨3點,護士王皓脫下最後一層腳套,兜著已經發腫的手,離開武漢協和醫院西院的隔離區。 1月27日,北京醫療隊飛往武漢援助,隊員們年齡差顯著:既有在S

新京報訊(記者 戴軒)1月30日凌晨3點,護士王皓脫下最後一層腳套,兜著已經發腫的手,離開武漢協和醫院西院的隔離區。

1月27日,北京醫療隊飛往武漢援助,隊員們年齡差顯著:既有在SARS、H7N9等疫情中身經百戰的“老兵”,還有從未穿過隔離服的年輕人。根據統計,醫療隊136人中有26名“90後”,王皓1995年出生,是其中最小的一個。他認為,不能光讓年長者頂在風口,年輕力量應該站出來瞭。

北京援助武漢醫療隊中最年輕的隊員——王皓。攝影/新京報記者 陶冉北京援助武漢醫療隊中最年輕的隊員——王皓。攝影/新京報記者 陶冉

離開隔離區 累到話都不想說

新京報:昨天是你第一次進入隔離區護理感染者嗎?

王皓:沒錯。之前訓練時也穿過隔離服,但包得這麼嚴密、進到隔離區救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還是頭一次。29號是病區開放的第一天,我們晚上9點到瞭醫院,穿完防護是9點20, 30號凌晨3點10分出來。進去前有種臨上戰場的感覺,也有點兒擔心能不能做好。

新京報:裡面的情況符合你的預想嗎?

王皓:比我想的要好一點。第一天醫療隊收治瞭十多位患者,大部分病情不重,聽說北京的專傢來瞭,情緒就比較穩定。我們的工作是輔助醫生開展治療、監測患者的生命體征,包括給他們測量體溫和血氧、輸液等等。工作沒有想象中的難,但防護給瞭很大壓力,平時走路、掛液體很簡單,但裹瞭一層又一層,簡單的動作就變得比較困難。

新京報:出來後什麼感覺?

王皓:就是累!我們在裡面待瞭6個小時,穿著防護真的挺辛苦。而且我有一點吃虧,我個子太高、手也大,穿最大的隔離服,還要註意克制動作幅度,不然頭部可能暴露,手也不舒服,戴瞭三層手套,出來後手基本紫瞭。回住處緩瞭會兒,倒頭就睡瞭。

新京報:前兩天在醫院裡看到瞭成人紙尿褲,你穿瞭沒?

王皓:我們在隔離區不能脫衣服、沒法上廁所,紙尿褲是必須的,就算不想穿也得穿,我還是在同行的指導下才知道怎麼弄,還好他當過爸爸、比較有經驗。確實沒想到24歲就穿紙尿褲瞭,不過一直到出來都沒用上,這個還是有點開心的。

王皓(左一)與醫療隊隊員。受訪者供圖王皓(左一)與醫療隊隊員。受訪者供圖

早就等待上前線 惹哭母親很自責

新京報:來武漢支援抗疫,是不是你幹過的最刺激的事兒?

王皓:職業生涯裡肯定是。

新京報:這件事是怎麼定下來的?

王皓:還挺突然的。1月26號中午,我正在醫院上班,護士長突然在群裡發瞭援漢的消息,要求兩個小時之內上報,要求護士必須有三年以上工作經驗,我正好工作三年出頭,趕緊讓同事幫忙報上,下班的時候名單就確定瞭。第二天時間更急,群裡中午1點7分發通知,讓我們2點集合,我前一天大夜班,睡到1點20才醒,趕緊搖醒隊友,各自沖回傢拿瞭點洗漱用品就走瞭,當天就飛來瞭武漢。

新京報:報名前怎麼考慮的?

王皓:其實這個機會我已經等很久瞭。這陣子每天都在發疫情新聞,一開始還不怎麼上心,後來確認人傳人時察覺到嚴重瞭,武漢是人流量很大的城市、又趕上春節,就一直想著來這裡貢獻點兒力量。真的等到瞭。

新京報:你是隊裡年紀最小的,參加工作也不長,怕不怕?

王皓:我倒是不很擔心自己,就有點擔心做得不夠好、或者給團隊拖後腿,畢竟經驗有限。這段時間一直在看疫情相關信息,惡補一下知識。隊裡很多老師經驗豐富,有的經歷過SARS、甲流,但我覺得,遇到危險不能光讓老前輩頂在風口,每個時代都需要年輕人做出表率。事實上,年輕力量已經站出來瞭,北京醫療隊90後不少,協和醫院的護士更小瞭,有的是96、97年的,都瞞著傢裡來前線加班,我特別感動。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