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蝙蝠是武汉肺炎事件传染源?专家回应
本文摘要:1月18日凌晨,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稱,2020年1月16日0—24時,治愈出院3例,無新增死亡病例。 截至目前,武漢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5例,已治愈出院15例,在治重

1月18日凌晨,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稱,2020年1月16日0—24時,治愈出院3例,無新增死亡病例。

截至目前,武漢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5例,已治愈出院15例,在治重癥5例,死亡2例,其餘患者病情穩定,患者均在武漢市定點醫療機構接受隔離治療。累計追蹤密切接觸者763人,已解除醫學觀察665人,尚在接受醫學觀察98人,密切接觸者中,沒有發現相關病例。

此前,多傢研究機構在基因庫網站GISAID聯合公佈瞭武漢不明肺炎感染個案的基因排序。香港傳染病專傢袁國勇依此做基因排序比較發現,與之最接近的是浙江舟山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

長期研究生物病毒與新發性傳染病的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教授朱華晨,日前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就多個社會關註問題釋疑。朱華晨稱,現有證據尚不能直接推導出蝙蝠即是本次病毒傳染源這一觀點,而蝙蝠所攜帶的前體病毒如何基因變異,再傳染給人類,應當是調查關鍵。

一問:舟山蝙蝠是傳染源?

目前尚不能直接推導出這一結論

世衛組織的發佈顯示,中國有關部門發現一種新型冠狀病毒(nCoV),並於2020年1月7日將之分離,1月12日,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信息公佈。

對此,世衛組織宣稱,“這對其他國傢開發特異性診斷試劑盒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武漢市衛健委通報。▲武漢市衛健委通報。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微生物學系傳染病學講座教授袁國勇在接受財新網采訪時表示,根據病毒基因圖譜比較發現,與之最接近的,是浙江舟山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

一時間,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源是舟山蝙蝠一說,在輿論場廣為傳播。不過,研究上述病毒的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教授朱華晨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尚不能直接推出“舟山蝙蝠就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源”這一結論。

朱華晨介紹,新型病毒的出現通常有幾個途徑,一是自然界當中已經存在但尚未檢測到的病毒,通過跨物種傳播等因素突然出現在人類視野中;另一種是一種病毒發生基因重組、突變、進化,產生新的病原體。

在拿到新型冠狀病毒的第一條序列之後,其所在的研究團隊即開始進行基因序列比對分析。經比對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和過往已知的所有其他病毒相比,最高的相似度僅有88%。

具體來說,新型冠狀病毒與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發佈的菊頭蝠(分於2017年、2015年在舟山捕獲)所攜帶的病毒有12%的序列差異;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在中華菊頭蝠(於2013年在雲南捕獲)所攜帶的病毒有20%左右的序列差異;與2003年的SARS病毒也有20%左右的序列差異。

從進化起源和病毒的親緣關系上來說,此次的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病毒的相似程度為80%,因此應歸入“SARS樣”或者“類SARS”的冠狀病毒。它們與SARS同屬於2b組的Beta冠狀病毒。

不過,上述研究結論並不足以直接推導出傳染源。朱華晨說,雖然與浙江舟山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僅有12%的序列差異,但蝙蝠所帶的前體病毒(包括已經發現的舟山及雲南樣的病毒),如何通過進一步適應、重組、變化,並通過密切接觸或暴露傳給人,這是目前亟需瞭解的問題之一。找到人類感染的直接源頭與動物宿主,才能從根本上切斷傳染源與傳播鏈。

朱華晨進一步解釋稱,由於生物體的行為和表型是由基因和基因表達所決定,如掌握病毒的基因組,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推測出這一病毒可能會有的基本行為、與其他病原體的親緣關系,以及它進化的來龍去脈。“如果發現及公佈更多的相關病毒基因序列,可以以此進行分析,推測出該病毒如何通過進化、重組或者其他的方式,獲得感染人類的能力。”

二問:蝙蝠為何常成為病毒宿主?

與生物特性相關,但直接攻擊人類機會不多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