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放开 农民工能落户大城市吗?
本文摘要:文/章錚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不久前發佈的《關於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在更高的層次上強調瞭此前國傢發改委《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的提法:

文/章錚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不久前發佈的《關於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在更高的層次上強調瞭此前國傢發改委《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的提法:全面取消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落戶限制,全面放寬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落戶條件。

大城市的運轉離不開基本的生活服務(如快遞、外賣、傢政、養老護理、餐飲、保潔等),因而也就離不開從事這些服務工作的農民工。既然大城市的落戶限制放開或放寬瞭,那些在大城市工作的農民工能否在工作城市落戶呢?

筆者的判斷是:落戶的農民工不能說一個沒有,但與在當地工作的農民工相比,數量十分有限。筆者從兩個方面來論證。

現有收支水平下,農民工傢庭進不起城

在現有收支水平下,絕大多數農民工不具備全傢在城市落戶、正常生活的經濟能力,這是筆者一貫的看法。

筆者曾對2016年外出農民工收支作瞭估算,估算所使用的數據均來自國傢統計局,包括外出農民工的月均收入、每年工作的月份數、外出農民工每人月均生活消費支出、全國商品住宅平均售價。

筆者假設進城落戶的外出農民工全傢人口3人或4人,其中2人為農民工,其餘1~2人為子女;再假設農民工傢庭進城落戶後,其傢庭月人均生活消費支出維持不變。扣除生活消費支出後,農民工傢庭的年結餘(收入減去日常生活消費支出後的餘額)隻能在城裡買4.73平方米(3口之傢)或2.87平方米(4口之傢)的商品住宅。如果進城落戶農民工傢庭想在城裡買一套建築面積為60平方米的住房,需要12.67年(3口之傢)或20.93年(4口之傢)的年結餘,貸款買房所需的利息支出還沒有包括在內。

隨著問題的變化、數據的更新與自己觀點的深化,筆者對以上分析做如下修正。

首先,以上分析中,“全國商品住宅平均售價”包括所有城市,而本文討論的是大城市。根據《中國統計年鑒2017》,2016年全國35個大中城市商品住宅均價為10503元,比全國商品住宅平均售價高出52%。

其次,本來應該用最新的2018年數據,但2018年,按現價計算的外出農民工月均收入、全國商品住宅平均售價與35個大中城市商品住宅均價分別是4107元、8308元與12528元,比2016年分別增長瞭15.0%、20.2%與19.3%。由於收支增長幅度大體相當,故以下討論忽略不計。

最後,以上估算忽略瞭照看子女對農民工傢庭收入的影響。0~3歲孩子無托兒所可去,必須由傢人照看。3~6歲的孩子可以送幼兒園,再大的孩子上小學,但一方傢長必須考慮接送與照看孩子的需要,工作時間沒法接受固定的朝九晚五,更別提加班瞭。同時,幼兒園不屬於義務教育,收費較高。

2016年數據表明,如果外出農民工傢庭兩人工作,且不往鄉村老傢寄錢,若要保證當年傢庭有結餘,這一傢最多隻能負擔5個人的日常生活消費支出。換句話說,若沒有存款或父母(親戚)救濟,一人工作、維持一傢3口或4口生活的農民工傢庭,進城落戶後別說買房,連日常生活都維持不下去。

可行的辦法是鄉村來一位爺爺或奶奶專門照看孩子。多負擔一個人的生活消費開支,農民工傢庭的年結餘會減少,靠累計年結餘購買商品住宅所需年限相應延長。假如鄉村一位長輩進城專門照看孩子的年限分別為6年(3口之傢)或9年(4口之傢),則農民工傢庭購買建築面積為60平方米的商品住宅所需累計年結餘的年份,將分別上升到15.04年(3口之傢)或26.8年(4口之傢)。

如前所述,大城市的房價比全國商品住宅均價高出50%以上,因而農民工傢庭買房所需累計年結餘的年份,4口之傢在40年以上,3口之傢至少也得23年。這意味著在現有收入條件下,絕大多數農民工在大城市買不起房。

總之,放開戶籍隻解決瞭農民工在大城市落戶的問題,解決不瞭農民工傢庭是否有經濟能力在大城市生存的問題。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