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证实 安徽阜南县“刷白墙”花了财政近800万
本文摘要:編輯 | 高語陽 1月14日,電視專題片《國傢監察》第三集《聚焦脫貧》在央視播出,陜西省政府原黨組成員、副省長馮新柱違紀違法行為細節被曝光,他是落馬中管幹部中首個被提及“落實脫貧攻

編輯 | 高語陽

1月14日,電視專題片《國傢監察》第三集《聚焦脫貧》在央視播出,陜西省政府原黨組成員、副省長馮新柱違紀違法行為細節被曝光,他是落馬中管幹部中首個被提及“落實脫貧攻堅不力”。

此外,曾備受關註的安徽阜南縣“刷白墻”事件事發地被“回訪”,更多細節披露。

私下跟秘書說不願意分管扶貧

2018年初,陜西省政府原黨組成員、副省長馮新柱被立案審查。在中央紀委國傢監委的通報裡,馮新柱“對黨中央關於脫貧攻堅重大決策部署落實不力、消極應付,且利用分管扶貧工作職權謀取私利”。

這是對中管幹部的落馬通報裡首次提及“落實脫貧攻堅不力”。

2015年4月,馮新柱從銅川市委書記提任陜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長,分管扶貧和農業,兼任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副組長,這意味著省裡扶貧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馮新柱打心底裡就不願意分管扶貧。

馮新柱說:“有畏難情緒,感覺到陜西的扶貧面很大,一年下來你要報成績是報不出來的,所以大傢都願意搞一些看得見、摸得著的。我有時候悄悄跟秘書講,我說明年換屆,我都想建議能調調一下(分工)。”

按照規定,每個省級領導都要確定一個貧困縣作為自己的扶貧聯系點,但馮新柱上任後的兩年時間,都沒有選定自己的扶貧點。

直到2017年被國務院約談後,馮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選擇瞭咸陽市淳化縣作為自己的對口扶貧點。當他第一次到淳化調研時,瞭解到的一些基層情況讓他很驚訝。

馮新柱:“淳化縣一個村去,去瞭以後聯系幹部說住院瞭,水利廳的一個幹部,說住院瞭,累得住院瞭。我說怎麼累成這樣瞭,他說我們這個村20公裡,你們這個村有20公裡嗎?我咋沒聽說過一個村有20公裡。他說我每戶都要跑到,最近為瞭要把這個表填好,所以現在累成這樣子瞭。”

馮新柱到扶貧點仍然隻是走馬觀花。這讓淳化縣的幹部對他的期望很快轉為瞭失望。陜西省咸陽市淳化縣副縣長辛民說:“非常期盼也非常高興,但是實實在在通過2017年一年,什麼都沒做,其實他就來瞭三次,而且都是匆匆來,匆匆去,兩個小時左右就走瞭。”

貧困戶兩年前“被搬遷”

副省長傢中搜出674張購物卡

寶雞市眉縣的一些村子地處高山深處,交通困難,導致深度貧困。2016年,省裡計劃實施整體易地扶貧搬遷,將村民們遷入山下的新村。

雖然村民們在2018年才搬遷到山下,但他們並不知道,在2016年底陜西省上報給國務院的材料裡已經提前兩年“被搬遷”瞭。當時,眉縣由於一些原因沒能如期完成這項工作,又擔心被扣分,因此虛報已經完成搬遷。

除瞭眉縣之外,陜西省還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虛報搬遷數,一共涉及2038戶。兩千多戶搬沒搬並不難核實,但馮新柱作為分管副省長,對下面上報的材料照單全收,不采取任何把關措施就上報,結果國務院扶貧辦實地檢查時發現,實際上隻有23戶遷入瞭新居。

除瞭虛報脫貧進度,在馮新柱分管陜西省扶貧期間,還被發現貧困人口退出不精準、扶貧資金使用不規范、幫扶工作不紮實等多方面問題。

馮新柱:“當時定瞭一個目標,我們說啥都不能(再)被約談。所以就搞成瞭月月考核,月月排隊,給每個縣排隊。縣裡也怕(排末尾)、鄉裡也怕,每個人都怕。這樣就說那就先搞短期的吧,隻要能夠加分的。”

馮新柱對扶貧工作敷衍應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貧資金管理權謀取私利。在馮新柱的幫助下,和他關系密切的三傢私營企業順利加入精準扶貧試點項目,每一傢都獲得上千萬元的扶貧資金投資。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